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文化產業
 
煙火人間那些花開的驛站
 
 
2019-05-13 15:05:14  來源:上黨全媒體 楊青蘭
 

       美好總是瞬間,它像指間的流沙隨時光乘風而去。煙火人間,留住那些美好,讓它們成為一個個花開的驛站,在你孤獨的日子可以讓思緒打馬回程,重溫那些真情。
童年就是春風里的花開,挎著菜籃子,走進青青的麥田,挖滿一籃子喜悅,偶爾會發現野外破土的桃芽或杏芽,就開始為它們醞釀一個新家,然后小心翼翼的捧在手掌,移回自家的院子。雖多半不會移活,但每回都是信心百倍。移回家的小苗,怕它曬著就用瓦片兒為它搭起一個帳篷,怕它渴著就用水滋養。只有一次,唯一的一棵小桃樹移活了,次年就開出一串小花。這使我們姊妹快樂了好長時間。一串粉紅的桃花灼灼開在我家的小院,成為一道風景住進了我家這花開的驛站。
春風很軟的時候,門外就來了貨郎。撥浪鼓一響,擔子里那些彩色的頭繩向我招手。家里并沒有多余的錢去給我們買這些奢侈品。每每奶奶垂憐,花幾分錢扯回來一尺或兩尺紅頭繩,扎在我的羊角辮上,整個小人兒都鮮亮起來。后來我才知道和我一起享受這樣美好的,從前還有楊白勞家的喜兒。鄰家姐姐的金黃色的發夾就不容易買了。我是月亮里盼星星里等,終是“金縷翠鈿浮動,妝罷小窗圓夢”一回。也因此豐滿了歲月的色彩。
忘不了那次赴考。三天的時間我跟著同學住在她的姨母家。雖中考不如高考緊要,卻也事關前途,主人一日三餐,精心照料,車接車送。父親囑托我考完試一定給人家放下生活費,可是末了,主人卻一文沒收。至今還記得阿姨那溫和的笑意。在她家吃過的那份黃瓜小菜,成為永恒的美好。我自己成為家庭主婦后經常調制這樣的菜肴。回憶趕考的歲月,回憶生命中給我溫暖的那個人。
初嫁的日子,父親也一定怕我在婆家不適應,隔三差五就去看我。那個夏天娘家村里的魚塘發了大水,魚兒遍地都是,老父冒雨給我送魚。沒成想在半人高的玉米田里迷了路。見到他時他渾身雨水和著泥水,我一句話沒說,眼睛里已噙滿了淚水。父母無時無刻不再傾其所有,他們為所有的孩子鋪陳了一地花開,把最好的都滋養了寸草,我又何時能報盡這三春的光暉?
黃花分外香的九月,帶母親去游山,一路歡歌。外甥女用菊花編好花環,我們不時頑皮的給母親或自己戴在頭上來一張定格。玩到興處,黃昏已至,下山回家,卻發現車子無法再打著火。原來我下車時不小心碰了車燈,電已耗盡,此時就算我萬分明白“普天之下我不堅強沒人替我勇敢”的道理,我也無力回天。好在同行下山還有一家三口。可能其中的男主人看出了我一臉苦相,主動為我出主意:車前面有個小坡,幾個人用力推一下或許能打著火。可能老天也眷顧我們這老老小小都是不擋風寒的人,九月深秋的夜,怎能讓我們在大山里和露水一起寒宿?在他的指揮下車子順利發動了,幫忙的人舒心地笑了,我連忙道幾聲謝謝,卻遺憾沒問人家的姓名就匆匆別過。這世間不知道姓名的人你也許會惦記他一生,那些熟悉的姓名在你面前也許就是海市蜃樓。
花開的驛站,是十六歲花季一個男生塞進書桌里的短箋,沒有多深的表白,一粒青果,卻足以在心里咀嚼一輩子的愛戀!花開的驛站,是工作臺上同事備好的清茶!花開的驛站,是舞臺上青衣的水袖,賞心樂事誰家院!花開的驛站,是朋友邀約的徹夜長談……煙火人間,我走過這一座座花開的小站。茫茫旅途,記得花開的風情,它是我人生不老的膠片。告訴我遠方再遠總會有花開的驛站給你留一輩子的溫暖!

(來源:上黨新聞網
 
 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 
分享到:
 
      上一篇:健筆隨心意縱橫 —讀《心靈放歌》
  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
 
 
  新聞中心:   縣區人文   縣區焦點   數字報刊  
  推薦信息 更多>>  
長治縣新聞網 煙火人間那些花開的驛站
長治縣新聞網 健筆隨心意縱橫 —讀《心靈放歌》
長治縣新聞網 “上黨書法四君子”印象
長治縣新聞網 古稀聊發少年狂
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碧松煙聯作
  熱點信息 更多>>  
長治縣新聞網 煙火人間那些花開的驛站
長治縣新聞網 健筆隨心意縱橫 —讀《心靈放歌》
長治縣新聞網 “上黨書法四君子”印象
長治縣新聞網 古稀聊發少年狂
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碧松煙聯作
山西·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: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
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關鍵字: 上黨區論壇
           
 
扑克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