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 > 縣區人文
 
大槐樹下的記憶
 
 
2016-08-15 10:45:45  來源:長治縣新聞中心 王勝德/文 王瑜/圖
 

1.jpg

    長青村,長治縣第一個集體搬遷到縣城的村莊。從2009年至今,十多年過去了,他們在享受城市幸福生活的同時,依然不忘自己的故鄉。一抹淡淡的鄉愁,成為他們永遠縈繞在心頭的記憶。
  我們長青村大槐樹有多長樹齡,誰也說不清楚,只知道這顆大樹長在村中石岸上,粗大的樹干五個成年人拉手抱不住,年代久遠樹干中間已成空心,頑皮的孩子能從空心里爬上樹頂。70年代這顆大樹上還有電工從洞中爬上去釘了瓷瓶安裝高音喇叭。大槐樹不僅是村民們精神的信仰,而且也是那個年代吃飯聚場的休閑乘涼之地。它在民間流傳許多美麗的神話傳說,也留下了很多記憶……

 

1.jpg

村中古廟宇

  晚上勞作了一天的社員們都在大槐樹下,端著粗海碗盛著“菜飯”吸吸溜溜喝個不停,偶爾撈起一塊豆角或土豆塊這也是隊里剛分下來的。有的人家稀飯配點干糧也是碾了玉茭面的皮疙瘩,吃這些美味聽著見過世面的老人給村民講著黑煞神的故事。我第一次聽到黑煞神在我心目中是個無比高大專在夜間出動的神鬼。如果誰家小孩不聽話,一句黑煞神來了就能把他嚇唬住。聽著害怕也愿意聽?粗鴿M天星星聽著不緊不慢的講述,發揮著自己對故事的遐想……
  在西崖上南坡嶺,有一顆粗大的松樹,樹冠下不見天空,樹下見不到雜草,倒是松針滿地。夏天晚上能從東崖上看見大松樹上一閃一閃的熒光。村民說小鬼又點燈出來了,膽大的雙目注視希望能看見小鬼長得到底是個什么模樣,膽小的呸呸吐幾口去晦氣。
  農忙,早飯時大槐樹下人少、冷清,壯勞力都上地干農活了,沒有了主力軍,飯場的“游兵散將”端著海碗游門湊紅火,“稀薄融”夾點淹酸菜喝一口吃一點酸菜,攪拌起來就成了菜飯了,想不吃菜飯就是喝。喝“薄融”是有講究的,飯湯燒嘴不能喝,得順著碗邊轉圈喝。喝到碗底用筷子一道一道刮干凈碗底,有人圖省事把酸菜留到碗底夾住酸菜刮干凈碗,還有人用舌頭把碗底舔個干凈。一口“漿水菜”對饑餓的刺激美勁無法形容,碗底的干凈就像涮過碗一樣。有的小孩刮不干凈飯碗會被大人教訓:“看你這貓碗,把碗刮干凈”。懂事的小孩羞得再也不會犯飯碗不干凈的錯誤了,碗越來越干凈,那時人們珍惜每一粒糧食。
  在那個艱苦的年代,多數人吃不飽營養不良,小孩都流鼻涕,黃鼻涕流出來再吸回去。尿炕是每晚都要發生的事,白天院里就掛上了“太陽旗”。那個時候的孩子沒有現在金貴,出生一百天以后基本上就是老大看老二、老二看老三,村里、山里到處都能見到淘氣的孩子。冬天燒土豆、烤紅蘿卜,餓極了燒白蘿卜也很好吃。夏天山上就成了這幫人的天下了,掏鳥蛋、捉青蛙,凡是能吃的沒人管,有人管也要偷著吃,兩個字:肚饑!
  一天中午,吃過午飯的人們都午休了,一群十歲左右的伙伴,不記得在誰的指引下說王山溝有一窩喜鵲,懷著掏麻雀怕有蛇、喜鵲蛋肯定比麻雀蛋大肯定好吃的想法直奔王山溝,一個叫書堂的人是爬樹高手,蹭蹭幾下就上了樹,下面的人雙眼盯著目標,期待著成果出現。樹上面人說:“有蛋,有好幾顆”,一把抓來幾顆蛋就掏出了一條蛇,嚇得差點從樹上掉下,他在慌忙之中往下爬。掉在地上的蛋殼非常漂亮,就像青花瓷一樣,打破的蛋流著蛋清、蛋黃吸引了我的食欲,我怕可惜了,把打破的蛋端起來就喝。“大家都沒喝,你到先喝了”,掉下來的蛇被憤怒的伙伴用石頭三下五除二打死了。我先喝了鳥蛋當然引起了勞動者的不高興和眾人的指責,大家一哄而散,邊跑邊喊狼來了,那時,我也是八九歲的樣子,根本不害怕,慢慢悠悠往回走,家長們聽說了才趕緊把我從王山溝找了回來;貋韽拇笕藗兛谥新牭侥菞l溝里真是有狼。
  春天黃沙嶺上的柏樹又泛綠了,河溝里的楊樹吐出了綠葉,吃了一冬酸菜(漿水菜)的人們開始了扒青柳芽、榆錢、青楊葉,這都是寶貴的食物,即能省糧食也能填滿肚子。會做飯的人家把榆錢拌成“撥爛”,摻點玉茭皮,蒸成“撥爛”端在大槐樹下會迎來贊揚。特別是五月的槐花,白嘩嘩的開遍漫山遍野,香味芬芳,用來改善伙食吃餃子,蒸槐花窩頭。平日寧靜的山村多了吱吱咪咪的吹咪聲,擰咪的高手會找粗枝擰一個大長咪子,上面再剪幾個洞,類似吹葫蘆絲一樣放出粗壯的咪聲來,你有大咪子我也要有大咪子。在這個季節就要比誰的咪子多,誰的咪子好,從口袋一掏就能掏出一把來,吹著山上跑,吹著院里鬧。
  早晨,地里勞作的社員們不讓回家吃飯,壯勞力地里干活,閨女、媳婦力氣單薄的勞力就是送飯人,她們早晨都要挨家挨戶收飯。為了不耽誤送飯每家每戶都要準時把飯盛在飯桶里,有的怕飯冷,把飯桶烘在火上,往飯桶里盛飯時撲撲直響,短時間飯桶里的飯就像在火上一樣“突突”冒著氣泡。有人一挑能挑20多個人的飯桶,從扁擔鉤上能掛一串,送到地里飯還打不了。要知道送飯流出來一口是不準犯的錯誤,每一口飯都很寶貴。
  地里的人們,刨些沿邊的尖草根充饑,如果能刨到一個白白胖胖的“黃米蟲”裝入口袋,回家用紙包好,用一塊磚壓在火口邊,一個時辰過后那就是哄小孩的一道高級美味了。那個香味無法形容。紙上看見蟲體被壓扁的油印,焦黃的“米蟲”美味無比。這種小吃,非常稀有,現在的孩童就沒有這種口福了。
  說起烤“米蟲”,又想起烤雞蛋了,一看見母親在火口邊扣上鹽罐就知道里面有烤雞蛋了。鹽罐一般用來搗粗鹽顆,改善吃疙擂或爐拔子搗些蒜,洗完蒜罐后里面烤個雞蛋,香味無法形容。如果開發成商品肯定比茶葉蛋暢銷。
  遇到冬天下雪不能下地了,一家人圍坐在炕頭上,拾來幾個土豆圍在火口邊,邊烤、邊訪古(講故事),邊翻土豆,說宣了土豆烤黑了,刮刮黑皮照吃不誤,吃的滿嘴是黑,兩手一抹完事。
  一家人邊吃還要討論國家大事,誰是紅字號,誰是聯字號,誰對誰不對,言辭激烈,政治觀點明確。每到這時我母親就會說:吃土豆都堵不住嘴,還是不肚饑。
  說起村里有個大媽是我最崇拜的人,在那個艱苦年代做無米之炊,能粗糧細做,長青村里50年代至80年代出生的人都是大媽接生的。
  大媽是個小腳老婆,脖子左邊有一道刺刀疤傷,是日本兵掃蕩西掌村時刺的,長好后皮上留有個夾縫。聽大媽講日本兵把大媽家姑娘在空中扔來扔去,像現在傳球一樣,她怕日本兵失手扔到地上就去搶,這可惹惱了日本兵,一刺刀沖了過來,大媽一躲閃從脖子左邊刺破皮穿了過去,死里討了個活。
  聽人講50年代政府號召多生,她參加了政府接生員培訓,肩負起村里的接生任務。這項工作是義務的,村里沒有給過一個工分,沒有給過一分錢,但大媽很認真,只要叫她就去接生,接生完了,等到第三天上還要用楊桃根、艾草等東西熬成水給新出生的小孩洗澡,說是防止黃疸。有人為了感謝,把小孩滿月燒香祈福用的燈盞和小饅頭送給大媽。“燈盞”在火上燒燒烤烤也是不錯的美食。

 

2.jpg

廢棄的碾子


  大媽有個接生箱,一直用到80年代,后來年事高了,人們的生育觀念變了也就不用了。
  60年代末70年代初期是長青村最艱苦的年代,唯一能讓村民養命的玉茭也得上交公糧。糧食不夠吃政府給拔下了紅薯干,據說這是從河南調來的救濟糧,就是這紅薯干救濟糧也吃出了名堂。一開始,大家把紅薯干碾面蒸成黑饅頭吃,后來不知道誰發明了把熟的紅薯饅頭壓成饸饹,搟成拔子、烙成餅吃,花樣翻新匯集了長青人的創造美食的智慧。
  立秋后,秋高氣爽,玉茭吐出了紅纓。地里套種的豆角掛在玉茭的桿上,學校的學生提著籃子穿梭在玉茭地摘豆角,看到沒有長玉茭桿子,一腳踹倒當甜桿吃,剝了玉茭桿外皮,用牙剝去硬皮咬一口甘甜沁脾,幾個小伙伴坐在黃沙堆上你一口我一口分享甜桿的甘甜,黃沙堆的酸棗樹有幾顆酸棗發了紅,樹上爬了很多“拉子”蟲,如果“拉”你一下,又痛又難受,被“拉”部位會中毒紅腫。想吃就要冒風險!在圪針“拉子”空隙間小心摘取酸棗。這個季節,有人會拿春樹枝,把春樹枝挖通,弄一只木棍,前面再裹一根布條,“一把氣槍就做成了”,酸棗吃完把核放入搶內,用力一推酸棗核就射出去了,只要有一個人玩大家都會做一支比誰射的遠。
  豆角一籃子一籃子提回場里,堆成了小山,小隊會計、隊長招呼人們按人頭戶稱斤分豆角,等著分豆角的人圍在周圍就等隊長說哪行是幾個人的家戶,大家就按照自家的人口對號按堆領取豆角。晚上大家坐在大槐樹下喝著“菜飯”撈著碗里的豆角,喝了一碗又一碗,直到撐的喝不下去了,把碗放在一邊又訪起了城隍廟里老爺出駕,五匹大馬鈴聲震得全村都能聽到的神話故事……這時候就會有人問,你說趙老師一個人住在廟里怕不怕?他能聽見看到棗紅大馬下河飲水嗎?廟里的小鬼敢不敢出來等奇怪問題。有人會說牛鬼蛇神讓毛主席給打倒不敢出來了。
  豆角分多了也不能都吃完,留著曬點干豆角,冬天喝“菜飯”用,老了的豆角把紅豆掰出來,曬干蒸團子做餡,做紅豆悶飯用。
  秋天,家家都在院里鋪上席子曬玉茭,一年的收成曬干后就要歸倉了。有的人家分到新玉茭下來碾了先吃一頓“撥爛”。
  壯勞力收秋掙工分,年老體弱者把分來的蘿卜煮熟,蘿卜葉淹漿水菜(酸菜),講究的家庭曬點蘿卜絲,蒸一次晾干裝入缸內就成了紅菜。這個時候每家每戶都在擦蘿卜、起火煮蘿卜葉。你家淹一缸,我家淹兩缸。根據自家人口多少打理過冬過春的菜品。
  那個年代見個油花不容易,一年每人只分半斤油,炒菜揣上油罐,油勺在紅了的鍋底上劃拉一下,扣點蒜末,把酸菜攪拌幾下,抓上兩大把鹽開煮,大鹽顆化了菜也就熟了。鹽味不夠咸就不能吃,另一種說法是不吃鹽就沒力氣。所以,買鹽就是幾斤幾斤買,買鹽憑票到供銷社。到供銷社就是三件事:買鹽,打洋油(煤油),買洋火(火柴)。一個大綠色玻璃瓶能盛三斤煤油就是全家一年的照明。68年長青村通了電燈,村民們才知道燈頭也能朝下,以前開會、唱戲都是汽燈,汽燈倒里煤油打汽按上燈罩點亮后吱吱發響一片通白,非常亮。我記得村里人在大隊戲臺里排過一場“沙家兵”,演(扮相)員記不住臺詞,有人就在幕后照劇本念臺詞。后臺念一句臺前重復一句,念白可以,家伙一響,該唱了臺詞記不住只比劃不張嘴,唱腔五音不全,聽得大家很不舒服。革命樣板戲,村民自娛自樂排練一部戲也很了不起!戲中人物后來也都成了村委干部。
  村東城隍廟的碾房凌晨三兩點就有人碾面了,碾面得排隊。往往無糧可炊連夜起早全家出動推碾碾面,實在不行還得叫鄰里本家幫忙。推碾的推碾,籮面的籮面,翻面、鋪碾、掃里圈、掃外圈忙個不停。調皮的小孩不想推碾把住碾桿兩腿一搭轉圈,爬期間長了手一滑就掉下來了,重重的一摔頭暈眼花,哭天抹淚。大人們會問是不是打鳥了?如果是,告誡以后不敢再打了,城隍廟里老爺發火了。無論真假,我摔過一次以后,再也不敢嘗試。
  緊靠碾房有座鐵匠房,它是萬里蔭城鐵貨小魚眼釘的發源地。風箱呼啦呼啦吹風,從爐火中取出燒紅的鐵樣,師傅在鐵鎮上再用小錘敲哪,徒弟大錘就輪向哪,釘鐺、叮鐺的打鐵聲響徹鐵房,錘落鐵變形。打鐵徒弟都是十八九年輕人,光著脊背,汗水從身上往下流;鸺t的鐵釘在模具里一放,一錘一敲,師傅再用小錘敲打幾下就有釘蓋了,往水里一扔,吱一聲火紅的鐵體就成了青藍鐵釘。村里大部分老爺們兒都是鐵匠!家里有鐵鎮、大小夾鐵鉗一整套工具,后來,“洋釘”生產出來了,打鐵釘也就不行了。
  長青村60年代至70年代期間家家都過的是窮苦日子。用村民的話說:吃無吃,喝無喝。附近村的閨女都不愿往這個山溝村里嫁。沒有辦法有姐妹就給哥哥兄弟換親媳婦。結婚定親要送毛澤東選集、筆記本、鋼筆、毛主席像章,送上這些禮物就是要當學習毛主席語錄的尖子。親朋好友送個玻璃匾,上面印有為人民服務。娘家賠送的箱子上寫有“干一輩革命,讀一輩子毛主席的書”,還畫有毛澤東選集等,畫風獨特,成為當時最流行物件。當然了,結婚是大事,要有典禮儀式,親戚、朋友早上吃軟米、小米或玉茭圪糝稀飯,中午吃上一頓紅豆燜飯。中午時分大隊干部把新人安排在毛主席像下,開始新婚典禮,斗私批修、再立新功等革命口號教育新人。
  我上學的第一天就拿著老三篇搬著小板凳,看著書聽著大年級的學生念著“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”等課本內容,新書發下來首先學的是毛主席萬歲,中國共產黨萬歲。愚公移山的故事我是在那個時候知道的。毛主席給了愚公精神很高評價。
  1976年陰歷9月9日下午4點左右我從家出來,一個人往大槐樹下走,站在大槐樹下,樹上的大喇叭哀樂,以前沒有聽過這個音樂,感覺很悲傷,聽到偉大的領袖,偉大的導師……聽完后很害怕更不信!毛主席萬歲還能死了,心想一定是有特務在搞破壞,撤腿往回跑,回去給母親說毛主席死了,母親很憤怒地看著我說:再胡說你就是反革命,我說是喇叭里特務說的,她趕緊邁著小腳站在大門口認真聽了起來,流著淚說:天塌了,這可不能活了!
  全村人都在大隊戲臺開會悼念毛主席,全村人哭成了淚人,天上下著大雨,悼念的花圈全部送到了南宋公社,公社在五鳳樓,院內有個大廳,各村的大花圈由學生集中送到這里。南宋公社的花圈直徑足有3米大,非常漂亮,聽一起送花圈人說這些花圈都要送到北京送給毛主席。

 

3.jpg

 

廢棄的房屋


  窮,把長青人逼上了創業路,村里抽出部分人到建山機械廠承建土建工程,在建山機械廠建廠期間,全村老少從南嶺山上挖石頭搗石砂,每天晚上搗到深夜,石砂大了不收,細了也不要。所以,石砂都用篩子篩,交上合格的石砂,按斤收購,每斤也就是一分錢。大隊院內燈火通明,黃燦燦的石砂散發著特殊的味道激發人們掙錢的欲望。
  生產隊男女勞力以干活多少掙工分,年輕姑娘敢和年輕后生比力氣,男人敢挑多少,姑娘就敢挑多少。大寨有郭鳳蓮鐵姑娘隊,長青村的鐵姑娘也能和他們有一拼,并且能搬石頭會蓋房,技高一籌。
  記憶較深的是,1978年冬黨中央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:內容很豐富,有關農村的重要大事,說是要土地下戶。那時的人不像現在有電視、有手機,啥都知道;大家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,亂哄哄的,不敢相信國家政策。因為十年文化大革命把人都嚇怕了,不敢瞎噴,只是暗地里議論“什么三自一包、四大自由又回來了,辛辛苦苦幾十年,一夜又回到解放前了……”等等言論,就連當時村干部思想也不解放,先搞了個山嶺地“責任田”“按產計酬,多收自得”。就這樣又維持了幾年。直到1982年,咱們這里才大面積的搞土地下戶。1983年秋天,廣大農民開始帶著豐收的喜悅,把農村改革后的第一個秋收到了農家小院。農民的“溫飽”問題“飽”終于解決了。
  如今這顆老槐樹已成為長青人故土的象征,即莊嚴又親切,它莊嚴得令人敬畏。每逢年盛節,鄉親們都要拜在它面前,求日日吉祥、年年安康。它很親切,親切得讓人無拘無束,它曾是鄉親們乘涼的飯場,頑童嬉戲的地方,曾多少次認真的傾聽老人們談古論今,多少次飄響母親喚兒回家的鄉音……
  大槐樹下的故事成了歷史,歷史記載著長青人生活、奮斗的艱辛歷程。我忘不掉大槐樹,更忘不掉生我養我的故土。我們雖然已搬進縣城居住,但愿大槐樹永遠枝繁葉茂,大槐樹下走出來的人生活永遠幸福安康。

 

 

(來源:上黨新聞網
 
 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 
分享到:
 
      上一篇:干板秧歌的藝術特色(下)
      下一篇:點燃五彩夢想 托起絢麗朝陽
 
 
  新聞中心:   縣區人文   縣區焦點   數字報刊  
  推薦信息 更多>>  
長治縣新聞網 回家過年 | 小年遇大寒,過了今天就是年
長治縣新聞網 古鎮西火 打響特色文化旅游品牌
長治縣新聞網 焦萬君:傾心書法藝術 服務協會工作
長治縣新聞網 一位收藏愛好者的紅色情結
長治縣新聞網 點燃五彩夢想 托起絢麗朝陽
  熱點信息 更多>>  
長治縣新聞網 回家過年 | 小年遇大寒,過了今天就是年
長治縣新聞網 古鎮西火 打響特色文化旅游品牌
長治縣新聞網 焦萬君:傾心書法藝術 服務協會工作
長治縣新聞網 一位收藏愛好者的紅色情結
長治縣新聞網 點燃五彩夢想 托起絢麗朝陽
山西·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: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
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關鍵字: 上黨區論壇
           
 
扑克K 玩幸运快3的规律 云南时时彩奖金 辽宁35选7 安徽快三一定牛 诚信通开了不赚钱 闲来贵州麻将 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 单机麻将四人 红球出号柱形图 粤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 欢乐生肖最精准人工计划 彩票投注实战技巧 后三直选复式稳赚教程 斗牛里的奶牛怎么演的 江西时时彩 1.79篮彩复仇